翻译:瓦拉几亚之夜
轻之国度:http://www.lightnovel.c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转载时,请注明以上信息,尊重翻译者的辛勤劳动。
----------------------------------------------------------------

绝望的世界

作者:宫谷俊二

内容简介:男主角在学校里受尽了欺负,对他来说妹妹才是自己的心灵唯一可以停靠的港湾。然而……

关于本书:原作是作者于1998年11月8日开始发表在自己主页上的日记型网络小说,采用一日一更的方式连载。
因为从形式上讲和普通的网络日志没有什么区别,而且内容也全是和网络以及日本少男少女生活息息相关,所以分外显得真实。由此大获成功,被誉为“日本网络小说黎明时期的支柱”,有些激进的FANS认为此书至今依然是日本网络小说的最高巅峰。
2005年,日本发生了一桩 “初中女生投毒弑母未遂事件”,犯人在网上以日志的形式记录下了自己下慢性毒药的过程,并以岩本亮平为ID。她的行为被认为深受《绝望的世界》的影响。令当时已经停止更新的本书,再度引起社会广泛关注。
关于作者:宫谷俊二这名字相信是作者的网络ID。虽然小说大受欢迎,但却是个无人知晓其真面目的神秘人物。于2004年5月24日突然在网络上消失,从此查无踪迹。有未经证实的说法,指认宫谷俊二为小说家山田悠介的马甲。
宫谷俊二所有的著作均为《绝望的世界》系列,共有:《绝望的世界》、《光与影的世界》、《希望的世界》、《夹缝的世界》、《绝望外传》、《CLUB MAMECHITTA》(未完)、《绝望的世界A&?》。


绝望的世界 ——我的日记——

序章

11月8日(日) 晴
今天是主页开设纪念日。我决定开始写日记。
我打算好好地把学校里讨厌的事情给写下来。
我周围的人不知道我上互联网的事。
所以我可以不用担心被认识的人看到而自由地写。
加油啊。

第1部《腐蚀篇》
第1章《深渊之虫》
第1周《跫音》

11月9日(一) 晴
今天的便当进了虫子。后面座位上的奥田在笑。
好像是奥田把虫子放进去的。用筷子夹起虫子来扔掉。
虽然午饭变成了土黄色,但不能浪费掉,只能硬着头皮吃下去。
有点苦。

11月10日(二) 晴
因为昨天吃了进虫子的便当的关系,我的绰号就成了“虫子”。
虽然是奥田开始说的,但不知什么时候大家都跟着学了。
果然还是应该把渗进饭粒间隙的虫脚也扔掉的。
因为嫌把脚一根根挑出来太麻烦所以一起吃掉了。
真后悔。

11月11日(三) 晴
“虫子”的外号快要定下来了。连其他班级的人都叫我“虫子”。
奥田叫得尤其起劲。因为他太起劲了所以不想理他。
他就说着“区区虫子就想无视我吗?嘿嘿嘿。”之类无聊的话。
感觉奥田不是在搞笑。
无聊。

11月12日(四) 阴
早上,到学校的时候看到我的桌子上刻着一个大大的“虫”字。似乎是用雕刻刀刻上去的样子。
擦也擦不掉。刺刺地非常讨厌。
虽然奥田拿出雕刻刀做出要刻桌子的样子,但我还是不理他。
他就叫着“别不吭声啊!”地打了我。
好痛。

11月13日(五) 阴
黑色星期五。终于再也没有人用本名来称呼我了。
奥田在我的眼前用修正液把点名册上我的名字给涂掉了。
让我看到上面写着“虫子”。联络簿和鞋箱的姓名牌也被动过了。
这间学校里已经没有叫岩本亮平的人了。
我成了虫子。

11月14日(六) 晴
桌子里进了虫子。还有张用透明胶纸贴着的写着“你的同类”的纸条。
是奥田的字。剥下透明胶纸的时候连皮也一起剥下来了。
虽然还活着但被我用手指慢慢捏死了。
感觉汁液淌下来的样子好可爱,忍不住按着反复旋转了好几次。
真快乐。

11月15日(日) 晴
这么急切等待不上学的日子还是第一次。
父母也没有接受到我心灵的SOS。
只有唯一的妹妹早纪担心地说:“哥哥最近好没有精神啊。发生了什么吗?”
我回答“没什么。”就进了自己的房间。一边哭着一边画着早纪的肖像画。
好难过。

第2周《侵蚀》

11月16日(一) (雨)
开班会的时候,有说到关于班级里的欺负问题。
班长荒木同学说:“最近这个班上有发生欺负人的事。”
这时从后面传来张纸条。上面写着“是在说你的事吧?”
奥田一边窃笑一边从桌子底下踢我。
放学后,荒木同学被奥田他们一伙围住了。
我决定当作没看见。

11月17日(二) 阴
荒木同学的眼镜不知为何坏了。
在班级公告牌上贴着的“欺负,丢人”的海报也被揭人了下来。
海报塞在我的桌子里面。
奥田说:“这张海报啊,说的是被欺负的人真丢人的意思。”
我不知道。

11月18日(三) 阴
今天早上,桌子里放着一封信。里面写着“放学后请留在教室里。荒木。”
放学后见到了荒木同学,她突然把眼镜扔过来。
叫着“是你的错啊!”。荒木同学就那样跑掉了。
回家路上,发现奥田和荒木同学在一起。
我一点也搞不懂。

11月19日(四) 阴
奥田问我索要给荒木同学的眼镜修理费。为什么是奥田呢。
而且我没有弄坏荒木同学眼镜的记忆。实在是不可思议。
说要拿出包括镜片费在内的三万日元。不得不动用储蓄了。
从旁边传来了荒木同学“我没有错。错的是虫子……。”的嘟囔声。
好像是我的错。

11月20日(五) 晴
把三万日元交给了奥田。但这次他说要给荒木同学买新的眼镜。
好像要买很贵的那种,说要我拿5万日元来。我没有那么多钱啊。
荒木同学从昨天起就不再正视我了。果然是我的错吗。
但到底我错在哪里呢。是以前闻拖鞋的事曝光了吗。
应该没有人看见的才对。

11月21日(六) 晴
因为交不出5万日元而被奥田吐了口香糖。还被打了。
之后被好几个人围起来。其中还有荒木同学。
在被大家踢的时候,我知道荒木同学因为指责对我的欺负行为而被奥田打了。
现在,荒木同学也在踢我。她的眼睛好充实好充实。
太好了。

11月22日(日) 阴
结果我闻女孩子拖鞋的事并没有曝光。
把藏在桌子抽屉里的拖鞋一次性偷偷拿回去全部扔掉。
荒木同学的拖鞋也在内,先舔个够再扔掉。
因为我的收藏不光是拖鞋,所以并不寂寞。但是我想欺负并不会消失。
心情很复杂。

第3周《激化》

11月23日(一) 晴
今天因为是假日所以不用上学。在家里呆了一整天。
早纪去和朋友们玩了,只留下我一个人。和父母只有最低限度的对话。
好羡慕早纪有很多朋友。在班级里似乎也是个红人。
我没有朋友。能面对面说话的人就只有早纪。
虽然讨厌学校里的人们但很喜欢女孩子用过的东西。那是我会去上学的唯一理由。
我还不要紧。

11月25日(二) 阴
到了学校后,我成了红人。
一进教室奥田叫大叫:“大家——!虫子来了——!”
接着不知何故发出了盛大的拍手来欢迎我。然后奥田讲述了我所有的行动。
就算想说话,奥田也说着:“刚才虫子有说什么吗。是自言自语吗。”结果和谁也搭不上话。
不可思议。

11月25日(三) 阴
我连走路都没有道了。本以为大家想避开我但实际并非如此。
偶然遇上几个人就打我的头。也有踢我的人。
这些人全部都作为“碰触虫子的勇者”从奥田那里得了奖品。
教室的黑板角落里写着“碰触虫子的人要用酒精好好地消毒。”
胸口好闷。

11月26日(四) 晴
进入教室的时候还是一如既往的虫子欢迎式。但回去的时候被冷落了。
在放学后空无一人的情况下来到了女生柜子前。
体操服好像全都带回去了,没办法就只能拿走拖鞋了。
今天不知为何异常兴奋。是对欺负的反作用吗。
要冷静。

11月27日(五) 阴
被奥田看到了。察觉到了拍照片的那一瞬间。
好像在放学后也尾随着我。嘴里还叼着拖鞋就呆在那里了。
奥田一边大笑一边说:“明天有得乐了。”已经束手无策了。
我哭出了声来。感觉哭了相当长时间。空无一人的放学后。没有人来安慰我。
好想把时间倒回去。

11月28日(六) 雨
早上,是早纪说要一起上学才会去学校的。本来打算休息的。
学校里贴着昨天的照片。一进教室就迎来冰冷的视线。安静得异常。
桌子上堆满了男用拖鞋。听到有谁说了“虫子去死吧。”
从身体上的欺负变成了精神上的欺负,完全被无视了。露骨地回避我。
唯一跟我说话的是奥田。他说:“如果不上学的话,就把照片送去你家里。”
不能逃。

11月29日(日) 晴
今天是休息天。明天不得不去学校。不那样做的话就会变得连早纪都知道的。
我绝对不认为自己做了坏事。只是有着稍微与他人不同的爱好而已。
但是不想让早纪知道。为此我什么都可以做。
今天也是,只是看到早纪就有种被拯救了的心情。我已经只剩下早纪了。
其他什么都没有。

第4周《天诛》

11月30日(一) 雨
本以为欺负变成精神上了的,结果不对。越来越暴力了。
课休时间被叫到厕所里做了很过分的事情。只要想起来就难受。
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这样下去我会死的。
一切的发端在奥田。是从那家伙把虫子放进我的便当里开始的。
是因为奥田叫我虫子。是因为奥田打了荒木同学。是因为奥田拍了照片。

12月1日(二) 阴
我只想悄悄地生活而已。已经忍不下去了。但我没有去死的勇气。
今天,奥田说:“下次要让你的妹妹看那些照片。”
只有这是无法允许的。那样的话一切都会完蛋的。一定要阻止。
奥田打算夺去我的一切。尊严已经被夺去了。还有金钱。还有名字。
只有早纪,不能给他。

12月2日(三) 天气什么的管它去死
………………。
aaaaaaaaaaaaaa
……。

12月3日(四) aaa
我要杀人。

12月4日 雨
奥田死了。据说是从车站的月台上滚了下来。被撞成了碎片。
街头巷尾流传着“是被戴着黑围巾的男子推下去的”的谣言,但没有人实际看到。
大家,就只管看着尸体没有人打算寻找犯人。法不责众嘛。
因为证言含糊不清的缘故警察以事故死亡的判断停止了搜查。
奥田的死是老天所下的天罚。因为奥田实在是太坏了。
对我的欺负都被老天看在眼里了。谢谢老天。
我太满足了。

12月5日(六) 阴
没有奥田的学校不知为何会感到寂寞。奥田不在了的话最开心的人应该是我。
虽然没人欺负我了但也没人理睬我了。我成为了和空气相同的存在。
无法忍耐的丧失感向我袭来。就只是过着无所失亦无所得的时间。
重新回想的话,如此被人介意的这四星期是从来没有过的。
奥田用“欺负”的形式给了我光。
还是说我爱上了奥田的暴力了吗。现在已经无法确认了。
我只是,回归到黑暗而已。

12月6日 晴
我有一个对谁也不能说的秘密。
每次看到房间里挂着的黑围巾,我就会想起已经粉身碎骨的奥田。
不能继续想下去了。
不能去想。

第2章《孤独之花》
第5周《遗产》

12月7日(一) 雨
我不去学校了。不知道要用怎样的表情去面对。
其实是有必须对大家说的事的。但是我不说。不想说。
这几天的各种事情实在是太多了。想得太多,我已经累了。
打算暂且在家里看着早纪的脸安定一下。
不想动。

12月8日(二) 晴
负责生活指导的杉崎老师来我家了。不知道他有什么事。
由父母去应对,我就一直装睡。似乎说了明天还要来。
都特意跑到家里来了到底想干啥?因为有些在意,所以打算明天见见他。
老师以为奥田的死和我不去学校有什么因果关系吗?
有疑问。

12月9日(三) 阴
见到杉崎老师了。他给了我一台数码相机。据说是放在奥田柜子里的。
马上就明白了为何要让我看这样东西。老师打算消除欺负这一事实。
他说:“我们的学校想尽可能地保持干净的形象。”
以前校内张贴的照有我的丑态的照片是打印出来的数码照片。
自己处理数码相机的话就湿鞋了。所以打算让我来处理。
大人真卑鄙。

12月10日(四) 阴
今天杉崎老师也到家里来了。说话内容尽是“对欺负的事保持沉默”。
只是,在谈话中老师一直用疑惑的视线看着我。总觉得有些害羞。
然后,在告别之际,说了:“……是你杀的吧?”。我没有回答。
面对我的默不做声,老师说了句:“暂时不来学校也好。”就回去了。
就算你不说我也不想去。

12月12日(六) 晴
再一次定下心来看数码相机的画像。是为了能仔仔细细地看那个。
一开始照的是叼着拖鞋的我。回溯记录也尽是我的丑态。
被打的我,哭丧着脸的我等等,在我不知道的时候拍了好多啊。
而且,以某日为界线就完全是其他人的画像了。奥田……侵犯着……女孩子。
是艳照。女孩子哭喊的表情被鲜明地拍了下来。
等注意到的时候我已经沉溺于自慰中了。熟人的性行为让我兴奋到异常,
我很快就丢了。

12月13日 阴
无法把那个画像从脑袋中挥去。别人的性行为看到现在就只有书和影碟而已。
但是,看到那个的时候就对性洋溢起了奇怪的现实感。绝对不是另一个世界的事。
想到我自己能做和奥田一样的事,就越发兴奋了。
只要有对象的话我也能做。只要有对象的话。我的对象是………………早纪?
好想和早纪,做。

第6周《歪曲》

12月14日(一) 晴
想和妹妹进行性行为是错误的吗?也许是禽兽之行也说不定。
果然还是应该打消主意。只要作为兄长爱着早纪就行了。那才是自然的。
而且我对自己性器官没有自信。要是让早纪看到的话会害羞的。
只有早纪是不想让她看到我的丑态的人。因此不能进行性行为之类的。
我要忍耐。

12月15日(二) 晴
什么时候看早纪都是那么地可爱。怎么看也想不到是兄妹。但确实是兄妹。
大概早纪是得到所有我本应得到的优良遗传基因而生的。
所以得到残渣的我就是这等的废物。父母搞错了遗传基因的分配。
如果早纪接受我的遗传基因说不定能生下真正的我。
好想确认。

12月16日(三) 晴
今天去yodobashi买了根连接数码相机和PC的线。
因为原本应该是必须上学的时间,所以在外面转来转去的时候心里稍微有点七上八下。
回到家立刻把那个画像输入PC中。这样一来,好像连打印都可以做到了。
可以很清楚地看出被拍的女孩子是谁。奥田说不定是个摄影高手。
好兴奋。

12月17日(四) 阴
删除了数码相机里关于我的那部分。只留下了奥田的强奸照。
这样一来我的丑态就不会再被回忆起来了。让早纪看到的可能性也降低了。
学校那面已经被我抛弃了。上学对我而言已经毫无价值了。
托了消除过去丑态的福。我有种获得了接近早纪权利的感觉。
好高兴。

12月18日(五) 阴
用数码相机偷拍早纪后存进了PC。做成壁纸后的心情非常舒畅。
网络上流传着一种叫明星合成照的东西。似乎是用PHOTOSHOP制作的。
我在PC里装了PHOTOSHOP。等察觉的时候已经制作了早纪的合成照。
真正的早纪胸部有这么鼓起吗?皮肤有这么光滑吗?毛发有这么……
已经停不下来了。

12月19日(六) 晴
洗澡的时候,像往常那样故意在早纪之后才进去。
浸泡在早纪用过的洗澡水里会被一种说不出来的一体感包围。
喝下的洗澡水里有早纪的味道。想来是早纪的分泌物充分地溶进洗澡水里了。
为什么我和早纪是兄妹?没有血缘关系的话就不用心怀如此扭曲的爱情了。
老天,你好过分。

12月20日(日) 阴
喜欢妹妹的应该不只有我一个。所以我喜欢早纪是正常的。
我没有像奥田那样强奸女孩子。我不打算对早纪做那样的事。
早纪是怎么看我的呢?一定是像我看早纪那样看着我吧。
从小时候起早纪就在模仿我。所以连这份心情也会模仿吧。
一定是那样的。

第7周《崩溃》

12月21日(一) 阴
马上就是圣诞节了。在想给早纪送什么礼物好呢。
因为我手头不宽裕所以买不了太贵的东西。只能买小件了。
早纪稍微有点给人年纪偏幼小的感觉,说不定配洋娃娃和胸针。
想着想着眼前就浮现出早纪的笑脸,心情真舒畅。决定明天去东急手创馆。
好开心。

12月22日(二) 晴
結果在东急手创馆买了八音盒。当然漂亮地包装成了礼物。
音色感觉非常地纯正,一定是个非常配早纪的八音盒。
想起来至今为止还没有如此用心地为早纪选过礼物。
对于早纪的这份心情,说不定就是纯爱。已经没有迷惑了。
我爱上了早纪。

12月23日(三) 晴
就算是镇日沉浸在妄想里的我,在早纪面前也不会有那种心情。
和早纪说话的时候,我心中没有污秽的那部分似乎变暖了起来。非常舒畅的心情。
我还留有纯粹的心情吗?我还没有彻底堕落吗?
只要有早纪在,我就不会被践踏。我就能不作为虫子而活下去。
等不及明天的到来了。

12月24日(四) 阴
圣诞夜了。明明是快乐的日子早纪的样子却怪怪的。
早上,早纪去了毕业典礼。
白天,早纪回来以后,杉崎老师拿着我的成绩表到家里来了。在给了早纪之后回家了。
傍晚,我从早纪那里拿到了成绩表。不知为何没有说话。
晚上,打算送礼物而去早纪房间的时候被说了:“不要过来!”
之后又说了:“我知道哥哥做了什么了!”
发生了什么事?

12月25日(五) 阴
不知道早纪知道了什么。成了一个莫名其妙的圣诞节。
就算问她也被无视。但说了一句:“杉崎老师说了啊……。”
昨天,在送我的成绩表的时候,老师肯定说了什么。到底是什么?
杉崎老师给了我奥田的数码相机。数码相机里照有我的丑态。
学校里也散布着打印出来的那种东西。说不定老师也有。
难道是?
老师,让,早纪,看了,照着,我叼着拖鞋的,丑态,吗?
说了,我被欺负,是因为我有异常的性癖?
被知道了?

12月26日(六) 晴
没办法和早纪说话。被说了“哥哥,最差劲了。”
早纪肯定是知道了我的羞耻行径。事到如今也无法辩解了。
我恨告诉早纪的老师。也恨拍照的奥田。但不我讨厌早纪。我还爱着她。
我摔碎了八音盒。咔嚓一声响,碎片在地板上四溅。
我心中有什么裂开了。

12月27日(日) 阴
地板上还散着昨天四散的八音盒碎片。没有去整理的心思。
我内心纯净的部分也随着八音盒一起摔碎了。已经再也回不来了。
但是不可思议的是,注视着残骸的话,对老师和奥田的憎恶就会消失。
取而代之的是对早纪的爱急速沸腾。在知道我污秽部分的现在,已经没有羞耻的必要了。
因为早纪知道了。我被欺负的事。我异常的性癖。已经全部知道都无所谓了。
再也不会隐藏爱情和欲望了。

第8周《散花》

12月28日(一) 晴
从年末到年初父母要回老家探亲。早纪因为要读书所以没去。
我可不会去参加那种活动。因为从明天开始就是和早纪的二人世界。
虽然和早纪只能进行最低限度的谈话了,但我相信我们的心灵是能够相通的。
不,只有心灵还不够。还要肉体相通。只要有爱什么都可以做。
我有爱。

12月29日(二) 阴
父母回老家了。要这个星期六才回来。你们能再晚点就更好了。
这样一来就没有碍事的人了。能够坦率地向早纪表露我的心情。
早纪做的晚饭,非常地香。早纪洗过的洗澡水,非常地好喝。
早纪用过的牙刷,味道真不错。早纪的性器官,一定会很棒。我已经再也无法忍耐了。
好想和早纪合体。

12月30日(三) 谜
早纪………………。

12月31日(四) 早纪
早纪早纪我早纪早纪早纪喜欢早纪早纪你早纪早纪早纪喜欢早纪喜欢早纪早纪早纪早纪早纪早纪早纪早纪忍耐早纪早纪早纪不住了早纪早纪早纪早纪早纪早纪早纪早纪早纪早纪早纪

1999年1月1日(五( 晴
我侵犯了早纪。在新年倒计时的同时推倒了她。
电视机的音量被调大到了邻居听不见悲鸣的程度。
一年一次,只有这个时间大部分家庭都在看电视。声音被电视机里的声音掩盖了。
在做的时候,不知为何我有种奇怪的既视感。我明明是处男。到底在哪里做过同样的事?
…………啊…………奥田的强奸照。我和奥田做着同样的事。
但是我和奥田是不同的。我有爱。有爱所以才侵犯。因为我希望早纪只看着我一个人。
因为喜欢。因为爱。因为我除了早纪一无所有。早纪过段时间一定也会明白的。
现在,早纪在房间里入睡。事情结束之后,早纪晃晃悠悠地回了房间。
想起了哭喊着闭上眼睛的早纪。原以为她会感到高兴的。
但是有一个遗憾,那就是早纪并不是处女。畜生。对方是谁?早纪是我的。
早纪是只属于我的东西。

1月2日(六) 阴
早纪坏掉了。无论怎么跟她说话都没有反应。就只是凝视着虚空。
回到家里的父母吓了一大跳。忙问发生了什么事。不能告诉他们真相。
回答他们:“昨天早纪一个人去做新年参拜了。回来之后样子就变得奇怪了。”
虽然父母联系警察进行调查,但因为年初犯罪太多所以无法认真调查。
最重要的早纪陷入了无法说话的状态,也导致了调查的停滞不前。
早纪坏掉明明应该悲伤的,为什么我反而安心了?不想被警察抓住。
早纪拒绝了跟其他人的交流,就只看着我。所以我能安心地爱着早纪。
早纪已经,除了我以外一无所有。

1月3日(日) 晴
早纪住院了。
虽然因为她不在家里很寂寞,但想见的时候无论什么时候都能见。
早纪已经哪里也不会去了。哪里也去不了。
早纪,已经不会离开了。

第3章《背德之咎》
第9周《浮游》

1月4日(一) 阴
心里七上八下。有种忐忑的不安全感向我袭来。
就算在外面闲逛,也不知为何总有种被人监视的感觉。
我应该没做过什么坏事。这种罪恶感是什么?
有种必须做点什么的感觉,但又不知道要做什么
这种感觉,非常地不愉快。

1月5日(二) 阴
今天的心情也无法安定。因为想着见了早纪就会安抚心情而去了医院。
早纪还是坏着的。尽管如此,就只是和早纪在一起就安心了。
脱掉早纪的衣服后自慰了。被爽快感所包围真是心情愉快。
但是在回家的时候,感到了一阵无比的空虚。自认是一个无可救药的废柴。
为什么?

1月6日(三) 阴
没有干劲的日子持续着。为了转换心情就试着在外面逛逛。
想着看贺岁片也不错就去了电影院,看见了荒木同学和她的朋友渡部同学。
虽然对上了视线,但她们一脸漠不关心的感觉走到别处去了。
虽然我也想无视她们,但不知为何眼光就是不能从她们身上离开。
感到一种异样的不协调感。

1月7日(四) 晴
明白了昨天的不协调感到底是什么。就是单纯的心境变化。
看到荒木同学她们之后,我感到了直到昨天还在的不安感变得渐渐稀薄了。
现在,我比之前安心多了。不如说有种放心的感觉。
无论如何算是明白了缘由。从明天开始再去上学吧。
我想去去看。

1月8日(五) 雪
久违了的上学。虽然是带着紧张的心情走进教室的,但什么怪事都没有发生。
大家看到我并没有特别的反应,就只有“怎么,来了啊”的感觉。
和杉崎老师视线相对的时候他脸上稍微露出了厌恶之色但也没有说什么特别的。
回家的时候,我的鞋箱里被放了张“烦死人了,虫子。别来学校了。”的纸条。
是谁写的?

1月9日(六) 阴
欺负又开始了。但我和以前的我不同了。这次应该可以忍受的。
奥田已经不在了。而且我有王牌。如果无论如何也忍受不了的话使用那个就行了。
到几天前都感觉得到的不安感现在已经几乎感觉不到了。都是托上学的福。
这世上存在着只有我才能做到的事,没有比这个更清爽的了。
太棒了。

1月10日(日) 阴
去见了早纪。脸色煞白睡着的早纪,到底梦见了什么呢?
虽然早纪去了梦的世界,但我必须活在现实里。
被欺负了。不,倒不如说我想被欺负。我想要得到屈辱。屈辱到我不能忍受。
我越是悲惨,之后的乐趣也就越大。
好想早点去学校。

第10周《煮沸》

1月11日(一) 晴
上学之后,发现桌子的配置变奇怪了。大家的桌子都像躲着我一样离开我的桌子远远的。
上课的时候,听到了窃窃私语声。“不觉得虫子那家伙好臭吗?”“臭死了啊。把桌子挪得离他远点。”
是渡部同学和荒木同学。渡部同学周围的人也说着:“果然好臭啊。”
我的直觉是对的。之前,在鞋箱里放纸条的是渡部同学。是渡部同学在欺负我。
我被女孩子欺负了。

1月12日(二) 阴
最毒妇人心。体育课的时候,回到教室后发现我的书包不见了。
在找的时候,渡部同学佯装不知地问:“在找什么呢?”我回答:“在找书包。”
渡部同学又说了:“如果是那个的话,刚才在厕所里有看见哦。当然是女厕。”
我跑进了女厕所。虽然听见后面传来了“变态!”“色狼!”的叫声但我只当没听见。
在单间里挨个找到了书包里的东西。当然全都在便器里。
虽然用自来水冲洗了书包,但没办法去除臭味。喜欢的铅笔盒和笔记本,也都散发着臭味。
我的桌子越发孤立了。

1月13日(三) 阴
课外活动的时候,渡部同学说:“班长有话要说。”
与此呼应的,荒木同学说:“据说昨天有个男的进入了女厕所。”
大家都盯着我看。渡部同学说:“虫子!是你吧!”
好过分。也不想想是因为谁我才会进女厕所。明明是自己逼的。
我沉默地垂着头。感觉眼睛一热,泪水溢了出来。
觉得周围的骂声渐渐远了。

1月14日(四) 阴
我的便当里进了黄色的液体。散发着奇怪的臭味。怎么看都是小便。
猜测是渡部同学干的。这么说来,是渡部同学的小便?
我狼吞虎咽地吃起饭来。太好吃了。我能感觉到胯间血往上涌。
全部吃完之后,边上的渡部同学低低地说:“怎么样?野狗小便的滋味。”
到厕所里吐了个底朝天。

1月15日(五) 雪
我的肚子里养着虫子。这个东西靠吃我的负面感情而成长。
每次虫子成长,我都能得到快感。快到了成虫的时间了吧?
那样的话说不定我自己都会被吞食掉。但那正是我所期盼的。
虽然说是被吞食但也不是那样夸张的事。就只是被命令:“去干吧。”
那一天已经近了。

1月16日(六) 阴
我的拖鞋里进了什么东西。因为不知情就穿了上去,就听到里面的东西被咔嚓踩碎的声音。
渡部同学和荒木同学来寻找什么了。问:“看到我们的小豚了吗?”
我回答:“小豚是什么?”,渡部同学笑着捅了下荒木同学。
荒木用“刚生下来的豚鼠。是最近开始饲养的。”说明到。
从脚底传来的讨厌感笼罩了全身。慢慢脱下拖鞋,那里是,血,和肉块。
之后的事记不清了。虽然感觉到那二人有说些什么,但我的脑中一片煞白。
肚子好疼。

1月17日(日) 晴
我体内的虫子下了“去干吧。”的命令。那家伙似乎已经完全把我吞食了。
我做好了准备,为明天的准备。从明天起世界将会改变。这是等候已久的惩罚时间。
想起迄今为止的受到的欺负,就快乐得要颤抖。准备完全了。
为了提高士气去见了早纪。虽然还是卧床不起的状态,但还在心中支援我吧。
终于到时候了。

第11周《逆转》

1月18日(一) 阴
我的鞋箱里贴了张写着“小豚之墓”的纸条。是用可爱的艺术字书写的。
虽然拖鞋里被放进了腐烂的小豚的残骸,但我用手抓起来就扔进了垃圾箱。
进教室的时候碰巧荒木正独自坐在那里。
我站到她跟前,让那个在她眼前晃了晃。
荒木同学双目圆睁看着我。用嘶哑的声音嘟囔:“为什么那个会……”
随着我在她耳边低语:“想变成奥田那样吗?”,她的发青的脸微微颤动着。
要怎么干呢?

1月19日(二) 晴
体育课时间,回到教室的荒木同学在找着什么。
看着她着急的样子就问:“在找什么?”,荒木同学回答:“书包不见了……。”
我亲切地告诉她应该寻找的地方。“如果是那个的话,刚才在厕所里有看见哦。当然是男厕。”
荒木同学一边满面通红一边冲进男厕所。把惊呆了的男生们甩在了后面。
虽然用自来水洗了书包但似乎没办法去除臭味。铅笔盒,还有笔记本,散发出的臭味都飘到我的座位这来了。
太爽快了。

1月20日(三) 阴
午休,荒木同学打算吃便当的时候,发现那里面沾着白色浑浊的液体。
荒木同学吃惊地看着我。我拿那个晃了晃说:“要好好地吃下去哦。”
她吃了。硬着头皮塞进了嘴里。不可能不知道那是什么液体。厉害。
刚以为她全部吃完了的时候,就当场吐了出来。桌子沾满了呕吐物。
一边哭着鼻子一边用抹布擦桌子的荒木同学的样子,看上去非常坚强。
好耀眼。

1月21日(四) 晴
渡部同学担心着荒木同学。我在旁边偷听到了对话。
“最近有些怪怪的啊。又被谁做了什么了?”“没有。我没事啊。”“但是……虫子!你在听什么!”
被发觉了。“难道是你……。”荒木同学:“不是啊!和岩平君没关系!”
岩平君。注意到已经好久没听过那个名字了。不,说不定是第一次被这么叫。太好了。
渡部同学还要说什么,荒木同学硬挤出笑脸说:“我不要紧的。”
友情真是美好啊。

1月22日(五) 阴
下课后的教室里。荒木同学倒下了。倒在我的脚下。没有其他人。
“饶了我吧……。”用嘶哑的声音嘟囔着。校服上有好几处我的脚印。
谁会饶了你!你和渡部同学狼狈为奸对我干了什么!不是欺负我吗!
“竟敢、竟敢欺负我!惩、惩、惩罚你!”我用自己都无法相信的声音叫喊着。想起了迄今为止所受到的欺负,我哭了。荒木同学也哭了。眼泪无法停止。
以前是我被荒木同学踢。现在是我踢荒木同学。不知为何无法得到满足感。
为什么?是还不够吗?必须让她遭受和我一样的待遇。和我一样的,待遇。
我把啜泣着的荒木同学抛在身后走出了教室。回家,为明天而做准备。
等着瞧。

1月23日(六) 晴
早上,荒木同学上学的时候,看到学校里贴着照片。正式而言是数码相机的印刷品。
是奥田侵犯荒木同学的照片。我是偶然得到那个的。
真心地感谢杉崎老师。因为多亏有了这个我才能威逼荒木同学。
啊啊,荒木同学哭了。双耳通红地把照片一张一张剥下来。真令人同情。
如果不来学校就好了什么的,都是匹夫的无知之见。不来的话就会有更严重的欺负。我也是那样的。
这样一来荒木同学就和我站在同样的立场上了。
再也不是孤单一人了。

1月24日(日) 雨
我感觉不到我体内的虫子了。消失了吗?还是和我同化了?
无论如何都去见了早纪。就算跟她报告荒木同学的事,也没有回答。
我记起来了,和早纪结合的时候,我有种做了非常不好的事的感觉。
那时我体内的虫子吞食了那份心情。因为没有感觉到负罪感。
这次,对荒木同学做的事是非常残忍的也说不定。但是我没有那样的意识。
果然是我自己成为了虫子。

第12周《断罪》

1月25日(一) 雨
荒木同学没来上学。奇怪了。应该是无论怎么被欺负也要来上学的才对。
我忽然变得不安起来。预感要发生什么不得了的事。
等回过神来,渡部同学已经站在我的桌子前了。用居高临下的眼神看着我。
“从小荒那里听说了。”……听说什么了。“是你做的。”……所以,做了什么啊。“连父母都知道了。”……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我什么都没做!
渡部同学之后不知去了哪里。剩下我一个人怯生生地留在那里。
不要紧。我还有最后的一手。有个万一的话,把那件事说出来就好了。
荒木同学的另一个秘密。如果跟那件事比起来,我做的事根本不算什么。
一定不要紧的。

1月26日(二) 晴
荒木同学今天也没有来。不安渐渐地扩大了。
渡部同学又来找我了。这次是来说什么来着?
“虽然小荒反对,但我还是干了。”……什么。干了什么。
“虫子,你已经完蛋了啊。”……什么意思。为什么我会完蛋。
就只留下了这些话。发生了什么,总觉得猜到了几分。
不要紧不要紧不要紧。但是不安没有消失。明明知道不要紧的。快要被压破了。
早纪,救命!

1月27日(三) 阴
预想中了。现在到家门前来的车是警车没错。我听到门铃声了。
我没干过触犯法律的事。只要把那件事全部说出来我就不会有罪。
听到了父母在门口应对的声音。啊啊,刚才确实听到了“是警察吗?”
不要紧。大概不要紧。我是被欺负的人。报仇有什么错。不过是照片骚乱而已。
等一下啊。说不定不是这件事。……是的。果然是那件事!那样的话会惊动警察也是当然的!
渡部同学把那张照片交给警察了!因此警察确信了那件事而来找我了!
什么啊。那么我不就可以安心了吗。不会让渡部同学得逞的。我我一定会不要紧的!
父母上楼来了。在叫我的名字。就算不那么急匆匆地我也不会逃走啊。
我要去。然后把一切都抖出来。那样的话那个女人一定会身败名裂的。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咯。
不管了!别人身败名裂我才不管呢!只要我不要紧就好了!
我不要紧!嘿嘿嘿。不要紧!听起来真美妙。哎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嘿。不要紧不要紧不要紧!
我我我我我我我我不要紧不要紧我我不要紧不要紧不要紧不要紧不要紧





1月28日(四) 阴
对我来说荒木同学是使者。虽然也有点恨,但比之更多的则是对她的感谢。
荒木同学实现了我的愿望。所以迄今为止都对那件事保持沉默。因为没有说的必要嘛。
但现在不同了。她欺负我。再沉默下去我自己就会危险了。
昨天我被警察带走了。然后根据我的证词,今天,荒木同学被逮捕了。
是杀人罪。被害人是奥田。那一天,荒木同学在我的眼前杀死了奥田。
我常戴的黑围巾。荒木同学买了同样的一条,化装成我杀死了奥田。
我原本就身材矮小,用围巾捂住脸再穿上校服的荒木同学和我真的很像。
她打算把杀奥田的罪栽赃给我。但是没有人看到。除了我以外。
那时候,我不明白为什么荒木同学要杀奥田。不过现在明白她的动机了。
数码相机画像的日期是11月16日。那天放学后,荒木同学被奥田侵犯了。
根据警察所说,虽然也有把荒木同学大致确定为目标,但也盯着我。
至于为什么至今才逮捕要明天写了。稍微有点复杂。
只是,有一点很清楚。果然渡部同学把那张照片交给了警察。
虽然似乎打算作为我胁迫荒木同学的证据,但反过来导致了荒木同学的身败名裂。
可悲可叹。

1月29日(五) 晴
总结一下奥田被杀之后,警察的动作。
① 通过奥田朋友们的证词发现荒木同学被侵犯的事实。停止表面上的搜查。
② 关于强奸的详细调查,大家都闭口不谈。
③ 假设是荒木同学犯案的话动机被认定为是被强奸。
④ 对调查投入更多的时间。在那样做的同时,我也被列为怀疑对象。据说是约一个月前。
⑤ 开始调查我。先调查了我一阵但没有发现我有犯案的样子。
⑥ 渡部同学为了控告我而交出了荒木同学的照片。顺便从我这里听取奥田的事件。
⑦ 我做出了全部的证词。看见荒木同学推落奥田的瞬间成为了逮捕荒木同学的决定性证据。
警察假装停止搜查是考虑到被强奸的荒木同学。
从奥田的朋友闭口不谈来推测,强奸荒木同学并不是奥田的单独罪行。
把我当成犯人的到底是哪些笨蛋?都笑死人了。
关于那张照片我遭到了严重的警告。除此之外什么事都没有。
我真的不要紧了。

1月30日(六) 晴
这两天里,因为听取事件而没有上学,但今天去了。
荒木同学的逮捕在学校里引起了轩然大波。在哪里都成为了话题。
耳朵里听到了这句话。“是谁出卖了荒木同学?”
大家都明白那是谁。那个人对朋友公开说:“要报警。”
连主语也没说。想让大家吃惊吗?没说:“要报警抓虫子。”
那个谁听了都会产生“出卖”的错得离谱的误解。所以反而帮了倒忙。连解开误解的机会都没有了。
……渡部同学,被欺负了。无论她说什么,都没有人听。
出卖朋友的渣滓。叛徒。垃圾女人。各种各样的骂人话在低声私语。故意给渡部同学听见。
渡部同学拼命地辩解着。虽然也有来找我,但被我无视了。大家也都无视她。
我轻轻地嘀咕到:“不交给警察就不会被逮捕了。”
她哑口无言。回到座位,沉默着垂下了头。可以看见眼泪掉在桌子上。
一直,在哭泣。

1月31日(日) 阴
欺负我的人们。奥田。荒木同学。渡部同学。
奥田死了。荒木同学被警察逮捕。然后,渡部同学成为了被欺负的对象。
我什么报复的事情都没做。全部是自作自受。
欺负人,真丢人。

第1部《腐蚀篇》
第4章《绝望之时》
第13周《白纸》

2月1日(一) 阴
今天是最后的事件听取。我在那里知道了非常讨厌的事实。
至今还无法相信。不想相信。但却是事实。
我到现在为止到底做了些什么?相信了些什么?
为什么,事情会是这样的。

2月2日(二) 晴
早纪还在睡觉。我站在床边,反复说着同样的话。
“早纪。那不是我……。”
明明应该没有其他人看到的。明明应该只有我看到。
早纪看到了。而且,没有注意到那是荒木同学。
她错以为那是我。

2月3日(三) 阴
早纪太温柔了。即使认为我是杀人凶手也没有马上通报警察。
装成一副不知情的平常样子。早纪一定是这么想的:“这是只有我知道的秘密。”
但是那个想法也被打破了。通报警察是在12月27日。那以后我一直被警察监视着。侵犯早纪的时候,如果电视的音量不大的话说不定我就已经被捕了。
如果早纪真的没有去新年首次参拜的话,我想我还是会被捕。
至于早纪为什么要通报。答案很简单。因为知道了不是“只有我知道的秘密。”
杉崎老师这个多嘴多舌的。

2月4日(四) 晴
杉崎老师。那个人怀疑我。以为我杀死了奥田。明明什么都没看见。
被怀疑也无所谓。因此老师问:“是你杀的吧?”的时候我什么都没有回答。
因为是荒木同学杀的所以怀疑我也不会有什么问题。也没有必要特意说出是荒木同学杀的。
但是问题来了。老师相信了那个错误的推测,把它告诉了早纪。是12月23日的事。
也许是老师沉醉于自己的推理中了。因为知道数码相机存在的只有老师。感觉自己是发现了证据的侦探。所以,想宣布那个推理吧?说我是犯人。
因为打算隐藏被欺负的事实所以没有跟警察提起。但是取而代之的是,告诉早纪了。因为是妹妹所以认为告诉也不打紧吧?却不知道造成了相反的后果。
然后早纪知道了。“只有自己知道的秘密”也有其他人知道。
早纪态度变冷就是那个时候,我做了错误的估计。应该考虑得更深的。
已经,晚了。

2月5日(五) 阴
要是知道自己的亲人是罪犯的话,我会怎么做?如果那件事除了自己以外没有人知道的话,多半会保持沉默。如果还有其他人知道呢?我想尽管如此我依然会保持沉默。连劝她自首也不会有。
如果那个人是早纪的话就更是如此了。既然大家都知道了我也会继续否定下去。因为我爱她。因为我不想她去任何地方。但是早纪去通报了。虽然那是为了长痛不如短痛的行为,但那并不重要。问题在于“为什么通报了”。而且是瞒着我的。一思索那个理由头就痛了起来。
早纪不想和我在一起吗?想到哪里去?想消失吗?
我爱早纪。至今未变。但早纪呢?早纪真的爱我吗?还是,不,爱?

2月6日(六) 晴
早纪依然在沉睡。在早纪心里我依然是个杀人犯。我拼命地诉说。
那不是我。是荒木同学。早纪只是中了荒木同学的圈套啊。
所以。早纪。醒醒啊。起来和我说话啊。那样的话,误解也能解开了。
而且我们不是相爱的吗?不是一起度过了快乐的时光吗?
早纪不会想着“被侵犯”之类的吧?我爱早纪。早纪也爱我吧?
快点起来啊。起来说:“我爱哥哥。”啊。呐,早纪。起来啊。醒醒啊……。
我不知不觉间流下了眼泪。一边摇着早纪的肩膀,一边哭诉。
那样做了多久了呢?偶然看到早纪的嘴稍微动了动。在说什么!?
那个声音非常轻,不留神的话就听漏了。我小心地凑近耳朵,集中听觉。
“…………彻先生………………救救我………………。”
是谁?

2月7日(日) 阴
彻。是这家伙害得早纪的心不向着我。
恐怕这臭混蛋就是夺走了早纪处女的男人。不能原谅。
必须在早纪醒来前抹消掉。必须让他从一开始就不存在。因为早纪除了我以外不能有其他人。
首先,早纪住院后来探望过哪怕一次吗?没有吧?那种家伙没有抱早纪的权利。
去死去死去死。去死吧。夺走早纪的男人。连现在和我呼吸着同样的空气也是无法原谅的。
我要杀了他。找到他,必须由我亲手,来杀他。早纪是我的。叫我怎么忍受她被其他的家伙夺走?
消失吧。

第14周《泥泞》

2月8日(一) 晴
试着在早纪的房间里找了找,是否有关于彻的记录、
照片尽是和女孩子一起的。虽然发现了笔记本但没有得到有力的情报。
看到“今天约会”并附着一个心形记号的日记就气不打一处来。
没有其他的了吗?正在这么想的瞬间,那个进入了眼帘。………………PC。
因为实在太过明显以至于没有注意到。最近女孩子玩PC也是一点都不奇怪了。
渡部同学和荒木同学,还有那个奥田也很感兴趣地在上PC课。
我启动了早纪的PC。不知从哪里找来的壁纸非常可爱。
然后,找到了。在桌面制作成了快捷方式。文件名字是“人家的日记”。
只要读了这个的话。

2月9日(二) 晴
“人家的日记”里有我所不知道的早纪。因为各种各样的事情太多,所以一天写不完。
早纪有主页。然后“人家的日记”被上传到那里。
在被命名为“希望的世界”的那个主页上用和女孩子相称的可爱字体书写着。
网名是“sakky”。公告牌上显示了一定程度的热闹。
最近帖子变少了。可以看见“sakky最近怎么了?”等帖子。
看过去的记录的话,有那个家伙。“彻”。早纪和那家伙是在网上认识的。
虽然日记的内容看起来是“学习考试好累人”之类的,但“彻”登场以后就尽是关于他的话了。
相遇、网友聚会、告白、还有、还有、甚至连性行为都明明白白地记着。
稍微有点安心的是,到底还不至于把行为的内容记上去。早纪不是那种淫乱的女孩。
而且,连被彻抛弃的事都写了。确实约从三个月前起“彻”就没有在公告牌上出现了。
逃跑了啊。

2月19日(三) 阴
不能原谅玷污早纪后逃跑的行为。一定要追究。
首先必须追查彻和早纪相遇的地方。
根据“人家的日记”,二人是在某个聊天室认识的。在“希望的世界”也有链接。
那里就是俗称的“交友”网站,根据地域不同分不同的房间。
虽然试着依次访问了各个房间,但聊天不像公告牌那样留有过去的记录。
哪里都没有彻。那家伙离网络而去了吗?即使那样我也不会放跑他。就算查遍早纪留下的所有记录,也一定要追到他。为了让早纪完全成为我的东西。
一定要找到。

2月11日(三) 雪
我把“人家的日记”像体验一般重新读了一遍。没有关于彻的暗示吗?
然后,找到了一定程度的彻的真相。
彻住在我家附近。那个具体有多近就不知道了。
只是,确实与早纪进行了很多有关本地的交谈。从那一直谈到网友聚会。
在那里早纪知道彻在自己所知道的高中里上学,还商量了关于各种考试的话题。
可惜的是没有写那所高中的名字。一点没写的话比较头疼。
结果知道的只有这些,但知道了“在附近”是一大收获。毕竟。只要知道了真相就可以立刻使他消失。

2月12日(五) 阴
我真笨。这样简单的事都没有注意到。
有关本地的交谈。考试的话题。网友聚会的约定。日记上都这样写着了。这都不起疑就不是不冷静的问题了。明明是只要稍微思考一下就能明白的事。
“在哪里?”在哪里说着那些话?聊天室?在大家眼前?应该有更简单的路径吧?
互发邮件。没检查过早纪的邮件。光顾着读日记了都没注意到。
立刻试着检查了一下。使用着很有早纪风格的PostPet。
果然。早纪和那家伙在互发邮件。因为邮件的记录都好好地保存着所以都仔细地读完了。
等着瞧吧,彻。

2月13日(六) 阴
虽然我是个笨蛋不过彻比我更笨。把自己的地址用邮件告诉别人,是何等地愚蠢啊。
对于早纪的“住在哪里”的邮件用“狮群公寓。”来回答。
译注:狮群公寓是房地产商大京的一种分让公寓系列品牌。
这一带的狮群公寓就只有一栋。是离我学校很近的那个。
更蠢的是,彻连自己家的房间号码都写了。
早纪写了:“如果是那里的话我也知道哦。”“因为是417号房间所以下次要从外面来仰视一下。”之类的。
这样啊。住在那里吗?只是仰视的话太无聊了。下次去玩玩吧。
一定会去的哦。

2月14日(日) 晴
今天是情人节。本来应该从早纪那里得到巧克力的却因为彻的错而没有了。
只要彻还存在一天早纪就不会完全成为我的人。我不可能允许那种事发生。
要让彻消失。让那家伙从一开始就不存在好了。
连住所都查到了。之后只要他死了一切就都完美了。从明年起又能从早纪那里得到巧克力了。
这次和奥田那时不同,没有像荒木同学一般的代理处刑人。只有我自己动手了。

第15周《绝望》

2月15日(一) 晴
找到那家伙的公寓了。如果是那栋的话无论什么时候都能冲进去。今天暂且先回去吧。
那么,要怎么杀呢?要尽可能地使之痛苦。要用匕首捅吗?
只是想想就变得快乐了起来。反正彻之流的都是些死不足惜的家伙吧。
四眼肥宅电脑狂…………那种家伙侵犯了早纪。
一定要杀了他。

2月16日(二) 阴
买了匕首。因为想不出特别有趣的杀人方法所以结果还是回到了匕首。
但以前是电影还是其他什么里说过用匕首捅的时候也许会相当地痛。
只要不被别人看到就应该没有问题了。彻和我素未谋面。
我的名字不会进入嫌疑犯行列吧?洗牌交友关系也找不到我的头上来。
所以放心地去杀吧。

2月17日(三) 晴
心里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的。没想到杀人个要这么紧张。
万一被人看见了怎么办?果然只有逃吗?能逃得了吗?
我也会变得和荒木同学一样了吗?我不要那样。那不是不能和早纪见面了吗?
变得不明白是为了什么才要杀人的了。我不想为了那种渣滓的命把我的人生搭进去。
所以,必须慎重行事。真的很想现在就杀。但那说不定会失败。
现在必须忍耐,等待紧张缓解。如果放两三天就能定心的话,到时候再杀。
戒骄戒躁。

2月18日(四) 雨
对彻的确认只要在当天进行就可以了。反正是个电脑宅,一看就能看出来了。现在必须专心致志于安定情绪。
而且,一旦看见了说不定会当场就去杀他。要彻底冷静。不能冲动。
当天先确认房间。然后在那附近等类似的人物回家。
如果有类似彻的人物来了就尾行之。因为那家伙的家在四楼所以会上楼。那时候就是机会。
等到了孤身一人的瞬间,用匕首从背后捅下去。匕首捅完就逃。就这么办。
虽然那家伙晚上回家是最理想的,但只要附近无人的话无论什么时候都要杀。
如果人来人往的话就留等下一次好了。多少天也是等得的。
终于要到来了。

2月19日(五) 雨
明天去杀。已经充分稳定了。计划也立好了,之后就只剩下依计行事了。
全部结束以后早纪就会完全成为我的人。已经再也没有妨碍的人了。
是的。早纪醒过来的话就到别处去。只要有早纪在连父母也不需要了。和早纪在一起的话去哪里都行。
要私奔吗?到没有人的地方去。虽然没有方向但只要有早纪在什么样的状况都能忍耐。
向着只有二人的世界出发。实现梦想。我们的未来应该有很多希望。
明天要干净利落地杀掉彻,等早纪醒来,去某个遥远的地方。
明天将成为命中注定的日子。为了开始我和早纪的新起点,必须将仪式完成。
彻。死吧。

3月20日(六) hml
过分啊。太过分了。怎么会有这种事啊……!明明是不可能发生的事。
我干了什么?打算做什么?期盼着什么?让彻消失?是啊。那不是已经实现了吗?
啊啊啊啊啊啊啊。愿望、期盼、目的达成了。那、那明明应该是好事。是好事。
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必须这么想?我,是什么?
今天早上,我带着匕首去了狮群公寓。打算伏击彻。
首先,确认彻的房间号码和正确地点。用邮箱确认417号房间。
我在那里……!畜生。为什么那家伙的名字会出现在那里啊!那种事情实在是太让人无法忍受啊!
我在那里知道了。无法相信。不想相信。这种事情怎么可能相信。
连忙返回家里。虽然不可信,但不得不进行确认。不得不了解事实。
到家后立刻察看学校的住址名簿。那家伙的住址是……………………。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有写着!!!“狮群公寓417号房间”!!
畜生!畜生!畜生!为什么啊。为什么彻是你啊。为什么啊!!回答我啊!!
奥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田!!

2月21日(日) 阴
消失吧。我所相信的一切。
奥田彻。那家伙玩弄了我和早纪。操纵着我们。
12月1日。那家伙说了什么?“下次要让你的妹妹看那些照片。”什么的?
为什么会知道。我有妹妹的事。我在学校从未提起过自己的家庭。
知道是当然的。那家伙这时已经和早纪交往了。只有我什么都不知道。
早纪。奥田有什么好。那家伙侵犯了荒木同学。明明是欺负我的最差劲的混蛋。
那种混账垃圾把早纪给………………我………………………………。
这样啊。是这样的啊。全部都反了。一直满腹疑团但现在能理解了。
“为什么奥田要欺负我?”
答案很简单。因为我是,早纪的哥哥所以才要欺负。因为是早纪的哥哥,所以才被盯上。
因为那家伙是渣滓,所以一直认为理由是欺负谁都无所谓。
畜生。

第16周《引导》

2月22日(一) 晴
去了早纪的病房。即使我如此绝望早纪也一无所知。
在早纪的心中奥田还是个好人。可怜的早纪。没有注意到被骗了。
偷偷握起早纪的手不知为何眼泪扑簌扑簌地溢了出来。为什么我要哭?
因为早纪被奥田夺走了?因为输给了奥田?因为懊悔?因为早纪,不爱我吗?
没有这种事!早纪一定是喜欢我的。比起来奥田来我应该好得多。
正想到这里,医生进了病房。对着我,说了关于早纪病情的话。听完之后的我的心情难以用文字来形容。
……早纪,已经马上就要醒了。
根据所说的,复苏的兆头已经渐渐地出现了,再有一周的话就能醒来了,等等的事。
我要怎么办才好?

2月23日(二) 阴
在国际互联网上找到了销售安眠药的网站、立刻提出了预订。
服下大量安眠药就能无痛苦地死去。对死毫无恐惧。对人世已无依恋,而且……
早纪如果起来的话会说喜欢我吗?会说的啊。一定会。
不想确认。说不定万一会说不。说不定奥田的余毒还在。
一直像现在这样就没有确认的必要了。如果一直睡下去的话,就会确实地喜欢我了。我如此相信到。
早纪。约好了要一起到别处去啊。去没有其他人的地方。去只有二人的世界。
不用害怕什么的哦。因为早纪什么都不用做就好了。旅行的准备由我全包了。所以,早纪。
一起,逝去吧。

2月24日(三) 雨
和奥田扯上关系以来,我的回忆都非常讨厌。但这也很快就要结束了。
心情变得前所未有地愉快。因为要去和大家不一样的世界了。
已经用不着和任何人扯上关系了。结果,留在我身边的只有早纪。
即使如此也无所谓。其他人我谁都不要。有早纪在就足够了。
1月3日吗?那一天我起誓了。“早纪已经不会离开了。”
到最后为止,都不会离开。

2月25日(四) 天气什么的管它去死
今天安眠药到家里了因为我正在家里所以直接收下没有被父母发现虽然事到如今被父母发现也无所谓了但总之就是藏了起来现在手里有安眠药了和早纪一起服下这个就能和两个人一起去旅行了这是何等地美好啊我一个的话也许会坠落地狱但早纪绝对应该去天堂的所以一起走的话我也应该能去天堂的我现在感到非常幸福无论何种绝望也不会放弃的梦想就是去和早纪两个人的世界那样我的无趣人生在最后的最后也能有点意义了吧还是说会比迄今为止更为残酷到底是哪边我也不明白那种事情怎样也好不再过一会就是美梦了因为已经和这个无聊的世界诀别而和早纪两个人一起了所以这里真是个无聊的世界呢奥田欺负我荒木欺负我渡部欺负我想报仇却知道早早纪的前恋人是奥田不知道的话就不会这么绝望了吧就算说了绝不饶恕奥田也先死了所以完全无法出手果然不能饶恕畜生比我先出手用连想都不敢想的污秽手段沾污了早纪的清白之躯不把污秽剥落的话就不能把那家伙的余毒清光去天堂的话早纪就会舍弃被玷污的肉体成为只有洁净的灵魂带着我啊和我一起走引导我去美丽的世界

2月26日(五) 晴得让人目眩
现在就要逝去了。所以我的日记也到此为止了。
永别了。

2月27日(六) 雨
我死了。早纪也死了。什么?那么写这个日记的我是谁?
必须重读日记看看。那个……得到药了……之后服下…………之后……为了让两人一起走而强行灌了大量的药……我也服下了很多药………………………………………………怕得吐了出来。
是的是的,是这样的。怕得把药全部吐了出来。
但是早纪就那样死掉了。对不起啊早纪。对不起啊对不起啊对不起啊对不起啊对不起啊。
早纪,原谅我。果然死亡好怕人啊。不想一起逝去。不想逝去。
不想死。无论怎么无聊、无论人生怎么残酷、无论遭到什么惨事、果然还是想活下去。
活下去。必须活下去。我不活怎么行。这种感觉是什么?有种非常非常强烈的义务感。
其他什么都不考虑。无论怎样不自然的事、疯狂的事、即使全部接受我也必须活下去。
一定要活下去。

2月28日(日) 今天也是雨
崩溃的现实已经回不去了。
有什么奇怪的。即使那样想也无法回去了。
因为失去一切的我什么也不能做。所以,继续活下去。
疯狂地继续。

第1部《腐蚀篇》 完
Secret

TrackBackURL
→http://kkiyoshi.blog126.fc2blog.us/tb.php/16-7c546a30